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网 > 娱乐

陶邢莹写稿时整个人都在发抖

发布时间:2019-11-27 03:05:43

陶邢莹:写稿时,整个人都在发抖

带着伤痛和惊吓,《新民晚报》女陶邢莹昨天下午离开了大连、回到了上海。

东方体育:帮助媒体完成采访工作是属于各地方足协维持运营联赛的工作职责范畴,所以发生这起暴力事件后,大家声援你的同时,也很想知道大连足协的官员动手的缘由?

陶邢莹:听说是他们想早点下班,但我要完成正常的采访工作。

东方体育:在他们殴打你之前,你和他们都说过什么话?

陶邢莹:申花队赛后要乘当晚8点20分的航班返沪,所以球员赛后就在体育场内的球员休息室洗澡了。等到申花队洗好出来,实德队早就走了。我因为要采访申花队,所以就一直在赛区规定的混合采访区等。本场申花场上指挥教练弗洛伦特走出后,我就迎上前进行采访,弗洛伦特当时也很愿意接受采访。突然,大连足协秘书长郭军和一位穿红衣服的男人一个箭步上来朝们吼:你们给我统统出去上车,你们再这样,我就把你们推出去,扣掉你们的证。那个情况下,尽管当时外面在下雨,可我们只能朝往外走。因为我走在最后面,他们就质问我:怎么回事?我回答:关你什么事!他又问: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又回答:我管你是谁呢!他们就突然冲过来就掐住我的脖子,真就跟影视剧里看到的一样,他们挥起的老拳打在我的嘴上,我当时就给打懵了,被摔倒在地,我意识到我被踢了三四脚,我的包、录音笔、鞋子全都散落一地。就跟拳击台上一样,我被击倒了。几秒钟后,我缓过来站起来,我大哭了起来,此时那位红衣男已没了影子,郭军上来又是对着我的下半身,重重地踢了一脚。我此后又寻到现场安保人员的帮助,但安保人员却说:不要问我,我没打你。

东方体育:你此前认识大连足协秘书长郭军吗?

陶邢莹:我是后来听郭光琪(申花队领队)告诉我的,他很多年前就认识郭军了。我想说的是,在我感到无依无靠的艰难时刻,是申花队给了我最大的力量。波西奇和翻译张川在车上都看到我被打的全过程,他们下来给我安慰。郭光琪下来为我讨说法时,郭军则说:你们有本事可以找中国足协的刘殿秋。那时,许多申花队员也都下车了。阿内尔卡的哥哥过来抱着我,我难过得哭了。PPTV的两名因为拍摄到全过程,而被他们关起来并强行删除画面。郭军说:不要紧,这里我说了算!

东方体育:事发后到现在,你是怎么度过的?

陶邢莹:昨晚我一夜没睡。报社的领导对我非常关心,我在写稿时,整个人都是在发抖的,最后的稿件是我的领导帮我修改完成的。从昨晚到现在,我的基本没停过,我一直在回忆着我在大连的遭遇。令我非常感动的是,申花上下都要我发微博说出真相。阿内尔卡通过翻译要我把这些写下来。刚刚阿内尔卡的哥哥还告诉我,如果需要,阿内尔卡可以发声音。

除锈机砖机设备
运动养生
野史秘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