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网 > 科技

至尊透视眼 第324章:童年阴影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2:36

至尊透视眼 第324章:童年阴影

整晚没见人回来,酒店里已经炸开锅。

唐恩养不知所措,她只是去洗澡的时间,回来没看见宁夏在房间,打又发现没带出去。开始以为她是下去买东西,等一会没见到人心里开始着急。

半小时后唐恩养终于忍不住跑下去敲苏哲的门,依然没有人,打跟宁夏的情况一样没人接。

等了快一个小时,心急如焚的唐恩养终于忍不住吵醒魏德刚。

如今过了七个小时,两个人音讯全无。

“魏哥,你说宁夏和哥两个人去哪了?会不会出事了――”

魏德刚看着唐恩养紧张担忧焦虑的表情,这个时候只能安慰她。缅甸警方之前过来,从他们口中了解到昨晚酒店附近有枪声响起,这个有好几个人听到。同时有目击证人看到有十几个人拿着刀追着一男一女。

这个魏德刚不敢告诉唐恩养,本来她就够担心,再将这事情告诉她,不知会怎样。

苏哲做事从来不是没担当的人,今天已经计划好回昆城,不会一句话都没留下就没有任何消息。魏德刚有点怀疑昨晚让人追的那一对男女就是苏哲跟宁夏。

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大半夜在一起做什么

魏德刚并不知道宁夏和唐恩养之间的关系,很自然的认为苏哲来缅甸,又碰到两个绝色美女,大概是身体按耐不住寂寞了。

不过比起这个揣测,魏德刚已经已经让陈象找他在内比都熟悉的人开始寻找苏哲的踪迹。

想到后天就是李全的婚礼,如今伴郎没找到,都不知如何是好。

这件事瞒是瞒不了,国内还有几个人对苏哲牵肠挂肚的。魏德刚想了下还是拨通李全的:“老李,有件重要的事情我跟你商量下,你必须稳住气不要急......”

唐恩养坐在酒店房间,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一点用都没。如果没有魏德刚等人,这个时候苏哲跟宁夏一夜没回来,又没有消息,一定只会一味的哭。可是她的没有办法,脑里全是胡思乱想。

担心苏哲跟宁夏的安全,又怕他们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房间里的东西全在,除了皮夹。唐恩养越想头越疼,连一些认为绝不会发生的事情都涌出来。

====

====

苏哲走了一圈回来,发现附近根本没有上去的路。看到天气越来越阴,苏哲赶回到原来棚子,却没看到宁夏。

“宁夏――”

这个笨女人,明知自己身上有伤乱逞什么强,真把自己当成男人似的。

幸好宁夏没有走远,在转到隔壁一处开采过的矿地,苏哲发现宁夏站在下面,脸色有点苍白。

“不是让你在里面呆着,怎么跑出来。”苏哲语气有点微愠。身上的伤口虽然不深,但是随意走动的话,带来的疼痛不会轻。

宁夏手脚有点颤抖,低声说:“我一个人在里面害怕,想过去找你的,但是没找到。”

苏哲想起昨晚宁夏说过她怕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她的占欲这么强烈,原来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她害怕独处,所以才会恨不得二十小四让唐恩养呆在身边。

这一点,恐怕连唐恩养都不知道。

眼见大雨就要下来,苏哲弯下腰说:“看天气可能有大暴雨,我刚才看到前面有一个让人挖着的洞。简易棚那里如果下大雨躲不了,我背你到那边去。”

“不用,我能走......”

“别罗嗦,快上来,我可不想等会变成落汤鸡。”

宁夏犹豫片刻,听到苏哲不耐烦的话,还是乖乖的顺从他。

宁夏已经记不起最近一次让人背是什么时候,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好像是在大哥的肩膀上抑或是在妈妈的肩膀。

时间过得太久,以至于记忆已经变得模糊。

跟唐恩养在一起时,有时候自己会背她,但能够背的距离并不远。只是像今日让一个男生背的情况,宁夏说不出心里的异样。

虽然是开采过的矿区,路面并不平坦。宁夏在苏哲的背上,一颠一波身体有点难受,最后索性趴在他的身上。

“哗”一下,没等他们走到前面的矿洞,大雨就落下来。

苏哲背着宁夏咬着牙往前跑过去。

虽然速度够快,抵达矿洞时,整个人身上全都是湿透。苏哲很随意,当着宁夏的面将衣服脱下来拧干。耍了几下,看到宁夏双肩在拧动,从她的眼里看到她心里此刻想的。

“是不是衣服沾住伤口了?”

宁夏点点头。

“把衣服脱下,我替你拧干。”

接过宁夏从背后递过来的衣服,苏哲把自己的衣服递过去说:“先把这件衣服拼上,免得着凉。”

宁夏这时也不客气,毕竟苏哲是个男人,这种感觉让她有着巨大的阴影。

“把这件也披上,有伤的人身体毕竟虚,加上你烧没完全退,别再感染复发。”

苏哲背对着,宁夏看到他身后有不少青紫的伤痕,肩膀上还有一个已经结痂的伤口。

迟疑一会,宁夏不想让大家过于尴尬,找话题说:“你肩膀那个伤口是怎么回事?”

“哪里?”苏哲回过头。

宁夏伸手在上面触碰一下,苏哲才知道她问的是哪个伤口。

“子弹打的。”

瞧见宁夏脸上的惊讶,苏哲将当日劫匪抢银行的事情说一遍。之前怀疑是柳长桥指使人做的,如今他跑到加拿大,劫匪案已经变得扑朔迷离,怪不得当日申忠孝暗中查时,案子已经给立为悬案。

“当时真是福大命大,如果子弹稍微打偏一点,恐怕今日你就不用跟我在这里受罪了。”苏哲一脸轻松,伤口已经愈合,当日子弹穿过身体带来的剧痛感觉几乎已经忘了。“

伤口的伤容易好,心口的伤才难抚平。

暴雨还在不停下,苏哲伸头出去看了下,不知会在几时停。没想到进入十一月中旬,缅甸这边还有这种大暴雨。幸好天无绝人之路找到这个矿洞,不然在外面淋这么久,没病都给淋出病来。

回过头,看到宁夏站着嘴唇发抖,苏哲走过去把她抱住。宁夏吓了一跳,想挣扎开耳边便听到苏哲说道:“没什么意思,怕你冷着。这个时候被困在这里,如果你再有任何头昏脚痛,我估计没力量背你上去。”

宁夏不再动了,继续让苏哲抱着。在寒冷的时候,两个人抱着取暖,身体传递的温度能够把体内的寒冷驱散。

“宁夏,你怕黑是不是小时候落下的阴影?”苏哲突然问。

见到宁夏犹豫的模样,苏哲接着道,“不想说就不说,我也只是随口问问。”

沉默好一会缓声说:“如果是以前,让一个男人这样抱住,我会感到很恶心,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开。我很清楚自己喜欢的是女生,可是让你这样子反感的程度没有那么深。大概是因为我们正处于困境当中,让我忘了一些危机感。”

“不瞒你说,我确实是有阴影,也是因为这个阴影才会导致我日后对男人产生抵触的情绪。”

苏哲没有接话,他大概猜到是什么原因。

“十岁那年,我让一个中年男人关进一间黑暗的屋子一天一夜。当时他没有给我东西吃,我又饥饿又惊慌。后来在我饿得快昏倒时,那个男人进来想对我猥亵。当时不知是不是因为害怕过头,为了求生,挣开出来从屋子里逃出去。”

“我咬着牙一直跑,不断跌倒。冲到家里,看到担心我一天一夜的爸妈,我整个人就昏倒过去。醒来后,我身上很多部分都缠着纱布。受到那次的阴影,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害怕黑。一个人在家里睡觉,我必定要开着灯。”

“人抓到没?”

“没有。等到我醒来把事情跟我爸妈说了后,因为逃跑时我只顾着跑,也记不住到底具体是哪个位置。最后事情不了了之,自那后我就对男人恨不得要让他们全都断子绝孙。”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沈阳脑康中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沈阳脑康中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的公交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