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网 > 科技

珲春市春化镇草坪东山发现疑似侵华日军要塞

发布时间:2019-11-30 07:34:42

珲春市春化镇草坪东山 发现疑似侵华日军要塞

近日,珲春日苏张鼓峰事件纪念馆馆长、二战日苏战史研究人员刘丛志向反映,珲春市春化镇草坪东山发现疑似侵华日军要塞。他与当地公安边防民警深入大山深处,经过多日艰苦的野外考察。春化镇草坪东山真的有日军要塞吗?刘丛志向介绍了他们的发现。  村民报料 老辈人曾被日军抓去“挖洞子”  “草坪东山”位于珲春市春化镇东北约6.5公里,其山以东为上、下草帽顶子村,其山以南为分水岭村,其山以西为草坪村和东兴镇村,其山以北为桦树咀子村。因进此山唯一的道路在草坪村,而此山又在草坪村以东,所以,人们称此山为“草坪东山”。  今年3月份,草坪村的村民马连波、张本勇向边防派出所反映了此事,3月20日至22日,春化边防派出所副所长刘群和民警会同地方战史研究人员刘丛志,在村民带领下,踏查了“草坪东山”,并走访当地村民。    今年80岁的草坪村民马德正说,他的姨夫张同义曾亲口说给“挖洞子“的日本人干过活。马连波的姥爷董海是草坪本地人,也曾经被日军叫去做木匠活,被蒙着眼睛进出,干活时不准随便和其他劳工说话。但看到许多人到头道关给日军送河卵石,然后得到工票,再拿工票换钱。  西土门子村村民于世伟称,他的爷爷于洪海就在大河里筛好几年河卵石,他三大爷于成祥还说有位姓孟的老头去“头道关”给日军拉水,因误入了“二道关”就被日军射杀。1944年深秋于成祥在河边亲眼看到了在河里洗澡抓鱼的民工,操辽宁口音,洗澡应是工程完工后净身,抓鱼说是晚上改善伙食,并用手榴弹炸死了三桶鱼,但从第二天起于成祥就再也没看到这些劳工。  另有群众反映,一个叫“崔宪兵”的伪满宪兵曾交代草坪东山有日军的要塞,而且他还看押劳工干过活,在1970年被带上山指认要塞的主出口,但由于山上树木长高,未明确具体位置。  分水岭村村民也反映,在上世纪80年代分水岭煤矿工人曾经在挖煤时挖通过一个地下通道,且发现里面有两条电缆,通道向北方向为草坪要塞,向南为中苏边界,但当时没有进行深入调查。  疑点一:地形特殊 曾被侵华日军划为禁区  据刘丛志介绍,“草坪东山”南北长3.9公里,东西宽3.5公里,面积约10平方公里,此山除了西面有两个进山口(俗称头道关、二道关)外,四周都是悬崖峭壁,且东、西、南三面环河,北面虽然是沼泽地(当时应该是大水泡子),但北面的山崖又极为陡峭,山东、南两面正对着俄罗斯方向视野开阔,易守难攻,是绝佳的建设要塞之地。当年侵华日军曾在山口设置关卡,即使是伪军也不让随意靠近。  刘丛志说,经他研究战史发现,日本战犯东条英机自供说:“把日本的主力部队集中在东北的东部地区,日本出版的《关东军》记载,张鼓峰事件时期苏军竟在分水岭对面巴拉巴什驻扎39军军部,92步兵师师部,还有59国境警备部队。为此,他判断日军在此有修筑要塞的必要性。这样可与北面的东宁要塞、南面的五家山要塞遥相呼应。  从地理位置看,该区域南部紧邻分水岭村,山下即是分水岭村路,距离海参崴非常近,侵华日军当年在珲春至海拉尔中苏边境修筑了大量的要塞。“这样一个地理位置特殊、地形特点特殊的区域,侵华日军肯定不会视而不见。”刘丛志说。  疑点二:山体表面遍布日军炮台战壕遗迹  考察中还发现从头道关和二道关关口进入山内,里面非常开阔,在地表发现了许多人工建筑痕迹。四周有大量的非天然石料,疑为挖掘要塞产生。山内砂石路纵横交错、路路相连、四通八达,在重要的制高点,均发现有被毁坏的炮台工事,山内遍布掩体和战壕,而且还发现了多处疑似劳工居住的地窨子、方形水泥池、水泥预制件,以及浇筑混凝土用的河卵石剩料堆,并在一处炉灰渣子堆旁发现了两个与张鼓峰事件纪念馆收藏的两个相似的日军二战期间的酒瓶。  此外,他们还发现了九处通气口,可感觉到比较强的温暖湿润的风从山体内刮出。有的洞口还有人工垒砌的痕迹。在两个开口稍大的地方,他们用电脑摄像头和强光手电放入,由于条件限制,他们只看到了有大块的石头好像堵住了洞口。  另外,考察中,还发现有不明标志,还带有编号。分水岭村西侧公路北面的一处山崖顶,有一块长方体石头,且底座较平,明显经过人工修饰。另外,在一处大型石料堆上,发现有两个大小约20厘米见方,带有字母和数字编号的水泥桩残体。  经过考察,刘丛志认为,草坪东山区域应该存在侵华日军一个非常重要的要塞,该区域值得探查和开发,这对于进一步揭露日本侵华罪证,填补侵华日军“东方马其诺防线”的研究空白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周和/报道 边防供图 :任远

信息港首页

集封面

日志本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跟帖(共显示 0 条跟帖)评论:条 查看所有跟帖 ->

冷笑话
中药大全
设备电焊/切割设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