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网 > 体育

民政部未定城管局长联席会议为非法组织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7:55

民政部未定“城管局长联席会议”为非法组织

南京城管队员赵阳的微博

一年前举报“城管局长联席会议”非法,等了一年没结果

南京城管队员质问民政部

“一年前,我向民政部举报了一个非法组织——‘全国城管局长联席会议’,现在终于得到民政部的回复了。”昨天上午,南京城管队员赵阳在他创办的城管微博上“报料”说,民政部回应,“根据‘联席会议’的名称无法判断是不是社团组织,属于打‘擦边球’,已经要求他们进行规范”。因为未认定其为非法组织,对于民政部的这个“判决结果”,赵阳感到有些遗憾。

举报一年没结果

主动致电民政部要说法

去年8月,“全国城管局长联席会议”被举报为未经登记的非法组织,实名举报人赵阳是南京一名城管队员。他举报的理由是,自称不是社会团体也不是组织机构的“全国城管局长联席会议”,却有组织地运作大量事关城管的事务,还一本正经地给会员单位发奖来确立权威。其宣称不收取任何年费,但却极力推动并通过了“城管执法统一形象视觉识别系统”,由此垄断了“自愿参加”的所有城管局,从服装到各类用品等带有统一视觉识别系统的“授权”。

然而一年来,他的举报一直没有回应。赵阳昨天终于坐不住了。“我只想讨个说法,所以今天上午主动给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执法办打了”,赵阳告诉,执法办工作人员表示,民政部找过“联席会议”的实际组织者罗亚蒙了解情况,但由于他们打“擦边球”,不是叫某某“协会”,而是叫“联席会议”,因此不好确定他们是否属于社团组织,只能要求他们“规范”。

对答复不满意

赵阳表示不能接受

民政部最终并未认定“城管局长联席会议”为非法组织,对于这一解释,赵阳表示不能接受。“拘泥于‘联席会议’的名称,而无视联席会议的社团组织实质,这是对非法组织的纵容。”赵阳告诉,判定联席会议是个社团组织其实并不难:一是他们有自己的章程;二是他们有定期的活动;三是有固定的组织机构,设置了会长、常务理事、秘书处等;四是以组织的名义活动。而按照相关法律,凡未在相关部门登记注册的组织均为非法组织。

他认为,之所以没被认定为社团组织,是因为在他举报后,联席会议的实际组织者罗亚蒙毁灭了一些证据,比如把原本计六章25条的章程修改成一百来字等。赵阳表示,他不会就此“罢休”,将继续揭露这种打着“国家权威”旗号来敛财的行为。

对话“城管深喉”

“爱曝家丑是为了家好”

“深喉”,原指在迫使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辞职的水门事件中为提供重要资料的内部人。而赵阳作为一名城管队员,和“深喉”一样将矛头一下子对准了“娘家”——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这是一次城管内部的倒戈?还是如罗亚蒙所言:“真正用心是靠骂人出名赚钱”?

昨日本报对话赵阳。“一年前,就有人质疑我是炒作,今天我再次澄清,我这样做决不是炒作,也并非‘倒戈’。”赵阳告诉,他举报的初衷是尽自己的力量去揭露这个组织骗人敛财的真实面目。“城管是我的职业,我拿的是自己的工资。自曝家丑是为了家好。”赵阳说,发现“联席会议”的非法本质后,他就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发现这个组织骗人的,我并不是第一个,很多专家、学者、时评人都在质疑,但他们只是嘴上说说,只有我一个人去实名举报。”

了解到,在举报罗亚蒙的联席会议之前,围绕在他身上的争议就很多。他曾因揭露“打人不见血”的“城管秘笈”而备受关注,由此也引来城管内部的争议。如果经历了很多事件,这名基层城管队员看得清了,“因为我越来越有名了,是非也越来越多了。”对于他本身的争议,“一般人对我的行为很难理解,其实别把我想复杂就好理解了。”他说。

化妆品新零售
微信分销程序
微信小程序怎样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