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网 > 健康

老爸爸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0:44

上高中时,爸爸来学校看我。在老乡小民值班的收发室,他给我拿出一件白白的衬衣。我好高兴,要知道,它可是我梦想了好久的啊。

在学校的所见所闻使他喜欢得合不拢嘴:“真像住高级旅馆。”

下午,他要回去了。忽然想看看我们的“饭厅”。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饭厅门口悬着一块匾,上有“文明食堂”字样。爸爸端详了一会儿,乐呵呵地随我们进了饭厅。正是人多时候,买饭的人黑压压的一片,整个食堂全是嘈杂的嗡嗡声。爸爸开始有些不自然,几个同学向他打了招呼,消除了他的拘束。团委的邱老师恰好来餐厅,发现了我们。

“噢,你父亲吧?”然后请爸爸去小食堂就餐,我们谢绝了,他便领我站到卖饭口,“你应该早点来。”

爸爸的饭量本来不大,吃饭时同学朋友们这个给两片香肠,那个送两块排骨,饭就剩下了一半。爸爸看了看饭盒,对我说:“吃凉的不生病吗?我这胃病就是……”“不吃的了。”我的脸略觉发热,很快将饭盒一扣,对他说,“走吧。”

来到水笼头前,我把剩菜剩饭一古脑倒入大缸。正想洗饭盒,耳边猛听一声怒叫:“你——”原来他一直在注意着我。这时他“噔噔噔”几健步,以令人惊愕的速度赶到大缸前,朝里看看,又“呀!”了一声,然后转身直视着我,那样子吓死我,就像我小时因做了错事遭他责打前情形一样。

我惶恐不安了,要是像以前一样……我面露焦躁神情:“走吧。”声音低得软弱。

他没有动,仍然直视着我,下颌剧烈地颤抖着。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走吧,阿爸。”我转身要走。可是他还是没动,脸涨红得吓人,而且那个满是老茧的巴掌也张开了。

我几乎窒息了,脑袋立刻“轰”地一下子涨得老大。凭着那点尚存的清醒,我鼓足勇气又叫了一声:“阿爸——”我发现我发出的声音好像在哭,是的,我在求他的哀怜——回到宿舍再打我。

老爸这才向四外看看,那么多人都在看着我们俩,惊讶的,不解的,探询的。老爸的手放了下来,从我身边走过,低沉地骂了一句:“败家子!”声音低得只有我们俩能听到,可是我好像听到一声炸雷,望着他的背影,我呆住了。

后来有人问我那天是怎么回事。听了我的叙述,大家也沉默了。还有人对我说:“那个是你父亲?真好。”我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是因为他想打我,还是因为他反对把这么剩菜剩饭扔掉?

再后来,不知哪一天,我忽然发现那只大缸不见了,代之的却是一只又浅又小的盆。

多少年过去,当年往事还记忆犹新。我至今仍然感激他,我的老爸,他的那次脾气发得恰到好处。“霜怕太阳草怕霜,过日子就怕浪费粮。省粮省到囤尖上,费粮费到囤底慌。”爸爸,工分本上的这句话,我还没忘,是这样说的吗?

共 10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语言朴实,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勤俭耿介的好爸爸,特别是他那写在工分本上的话:“霜怕太阳草怕霜,过日子就怕浪费粮。省粮省到囤尖上,费粮费到囤底慌。”多么耐人寻味啊!推荐阅读。【编辑:笑天】

1 楼 文友: 2010-04-1 20:11: 2 小说语言朴实,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勤俭耿介的好爸爸,特别是他那写在工分本上的话:“霜怕太阳草怕霜,过日子就怕浪费粮。省粮省到囤尖上,费粮费到囤底慌。”多么耐人寻味啊!推荐阅读。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河南影视家协会会员,卢氏作协顾问,副教授。

2 楼 文友: 2010-04-15 11:22:28 父亲不止给我上一堂课也给惯于浪费的同学们一个勤俭节约意识。本文篇幅不长,但父亲给人的印象挺深刻。

防城港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牡丹江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邢台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防城港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牡丹江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